撑船

首页    菁菁校园    小荷尖尖    撑船

     

       仰望天空,昏昏沉沉,阵阵微风拂面,吹开,一朵朵嫣红的海棠。虽不甚暖,但那杨树,槐树,柳树都抽出了嫩芽,迎接着春的到来。

       没走多久就到了外婆家。外婆和外公是老渔民,大半辈子都花在养鱼捕鱼上,家中的两艘大船和一只破旧的小木船静静地停泊在湾头,不时随着微波轻轻晃动。我坐在屋前的石阶上,逗玩着外婆家的小黑狗,又见远处的大猫用爪子往鱼盆里伸了伸,那专注而滑稽的动作,叫人颇觉有趣,刹那之间,一晃神的工夫,居然叼起了一条鲫鱼,“嗖”的一声,跑别处躲起来了。这段插曲之后,我很快就觉着不耐烦了,于是向湾头走去,远远地见着那小木船静静地倚着岸边的野草,我不由地动起撑船的念头。

       解开拴住木船的麻绳,作势迈上船尾,岂料右脚踩上去,船顺势向前一飘,幸亏左脚跟得快,不然定会扑通一声掉进水里,虽然时值春季,可也并未到游泳的时候,此时来个春泳,只怕这样的理由只会叫人哭笑不得罢了。拿起水中的船篙,学着外婆的模样,将船篙慢慢伸进水中,触到河床,猛地向后一使劲,船向前进了,我的兴致陡然高涨了起来。又猛地一使劲,这次船又向前进了,但船尾也旋了180度,变成船头了。

     “小健,你在哪?”婆婆尖锐而响亮的喊声打破了我的兴致。我听后大喊:“我在这!”外婆闻声赶到岸边,大叫:“哎哟,我的乖乖!你怎么跑那儿去了!”我嬉笑着对外婆说:“我撑船出去逛逛,等会就回来!”说完我不顾外婆叫喊,又撑了一下,逐渐地驶出了湾头。

       河面渐渐变宽,野风冲着我的面庞扑来,混着青草味儿,还有各种花的香。我用力地撑了一下船,可船并没有前行,反而向后退了一点,且后退的速度还有增加的趋势。怎么回事?我慌了。吹在脸上的风变得那么的无味,无情的流水在推我向后,我用船篙顶住船,向后的速度减慢了,但船身却在打转,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圈。之前的兴奋离我远去,我承认,我怕了。

       望着四周空荡荡的只有水,有点茫然,甚至有点想哭。想任它自由漂泊靠岸,再想想又有点不甘心,不想这么快认输,恍惚间,船篙往上一冒,毫无防备的我往前一扑,跪在船板上,咦?有了!外婆撑船时是左右都撑的,我尝试着左边撑一下,右边撑一下,船转的角度渐渐减小,船身也逐渐平稳。尽管向前的速度依然很慢,但终究还是往前进了。一点点地向前进,这时一艘大船出现在视野里,等它渐渐靠近,我才发现船上那个人是外婆,她让我把麻绳拴在大船上,可被我拒绝了,我知道,有些事也许是起于好奇,但终究只能自己面对。就有如这小船一样,还是要自己撑的。

       就这样,湖面波光粼粼,泛起点点浪花。外婆在前,我在后。

2018年5月25日 14:09
浏览量:0
收藏